總會在望著萬家燈火時想起鄉村里的那盞燭光,站在車水馬龍的街道憶起家鄉那條幽靜的小巷,身邊的人群匆匆而過,與眾人擦肩卻很少回眸。還記得老家門前那條不平坦的道路上,遇到的每個面孔都透著親切,還未看清面容就已聽到叮嚀。此刻,周圍的喧鬧和嘈雜聲恍然間不再入耳,心里驟然安寧,仿佛回到那個靜謐的夜晚,耳邊響起聲聲催人入眠的蛙鳴......

我把家鄉裝在一個殼子里,埋在心里的一個角落,所以在我的認知里,家鄉是安靜的,有滿天的星,有夏日的風;但眼前卻不停閃動著孩子們童真的臉和放肆的笑,還有接連不斷的鞭炮聲,家鄉似乎又是鮮活的;而記憶里又夾帶著鄉親們都已模糊的臉,還有那熟悉的方言,這時家鄉又是親切的。對于家鄉,清晰的畫面真的不多,但熟悉的感覺卻如此真切,像看碧波下的景色,不曾觸摸,經過折射已改變了最真的模樣,卻仍令人向往、沉迷。

到底是不舍鄉情,還是沉迷鄉景,亦或是思念那里的人,說不清。其實,家鄉已沒有親人,也沒有了載滿往事的那個家,所有自認為熟悉的一切都已模糊,十多年了,即使還能看清記憶中的那張臉,如今也已改變了模樣。到底是什么一直牽動著我的心弦,令我神往?是那里泥土的芬芳,還是淡淡的花香?是那里的裊裊炊煙還是曾經媽媽的呼喚?也許都有吧,畢竟童年最純真的笑容都綻放在那里,父母最無私的愛都鐫刻在那里,鄰里鄉親最溫暖的故事都發生在那里,曾走過的每一條巷口,踏過的每一寸土地,遇到的每一個人,經歷的每一件事都留存在那里,同時也烙印在心底,所以午夜夢回,回的永遠都是那個家鄉,演繹著不合邏輯、卻又莫名熟悉的人和事。真的很神奇,都已沒有了牽掛,卻成為了心之所向。

我并不排斥城市的高樓林立,也不討厭霓虹閃爍,相反,城市的街景會令我贊嘆,涌動的人流能讓我找到存在的意義,我喜歡忙碌的工作和生活,踏實且充實。卻仍會在不經意間觸了心弦、恍了心神,于是那深藏的記憶一點點泄漏,然后連成一片,最終侵占整個心田,又會在某個瞬間突然回神,他們又自動回到記憶深處,只留余味在腦海里熨帖生活留下的褶皺,看似一切都沒有改變,但心里卻多了份安定,嘴角也會不自覺的上揚,因為知道家鄉一直在身后守候,只要回頭,它永遠在用最溫柔的目光望著你,不曾離去,不會離去!

夜已深,窗外的燈光一盞盞熄滅,今夜,家鄉的誰又將如夢?  (中冶天工 邵 晶/文  張駿馳/圖)